蕾作品番号及封面

蕾作品番号及封面

夫湿侵于肾,宜病在腰,何以腰不痛而痛在睾丸乎?然而痰生块结,必有其故。

人有小肠不通,眼睛突出,面红耳热,口渴引饮,烦躁不宁,人以为上焦之火盛也,谁知是膀胱之火旺乎。 用补阳之药以治痢,则有宜有不宜。

 而孰知阴脱之症,其阳不绝,补阳可以摄阴;阳孤之病,其阴已涸,补阴难以制阳。故补胃而火可散,散火而郁自解,况方中原有葛根、柴胡以解其郁乎,郁开痰豁,必至之势也。

必须于润肺之中而大补其肾水,肾水足而肺金得养,子富而母自不贫也。盖血少则肝燥,肝燥则气逆也。

故治痰必当治肾胃之二经,健其胃气而痰可化;补其肾气而痰可消矣。 然而单用甘温以退其热,不用升提之味以挈其下陷之阳,则阳沉于阴,而气不能举,虽补气亦无益也。

盖心包之旺,原因于心气之衰,补其心则心旺,而心包自衰。 然肾水枯而肾始绝,大滋其肾水,枯槁之时得滂沱之泽,则沟洫之间,无非生意,是补水正所以救肾之绝,岂大肠得水而反不能救其脱乎。

Leave a Reply